亚述人为什么崇尚武力 亚述国王们真的以战争为乐?

| 世界未解之谜 |

【www.kvc13.com--世界未解之谜】

在亚述国王提革拉·帕拉萨为自己的战争武功所修建的胜利纪念碑上,刻有下列文字:

“朕躬向若辈五王所率二万众战……而大破之……虏血如泉,流山泻谷。由是悉斩虏首,聚置虏诸城之前,如囤谷焉……爰焚诸城,毁之悉尽……”真是一场残忍的屠杀,血流成河,被杀的人堆积起来像是囤积的谷米堆。

不过,描写这种残酷的杀戮情景,似乎仅仅只是为了记录这位国王征服亚述北方安纳托利亚王国战争的重大胜利而已。提革拉·帕拉萨的胜利纪念碑成了后世亚述国王效仿的对象,历代国王在重大的战争胜利之后,都要树立这样一块纪念碑,今天看来,这些碑铭上都充满了亚述国王恐怖暴行的血腥记录。

f77daee861f2c4abc2507d59303b17a2.jpg

据说,从公元8世纪起,亚述国王每年发动一场新的战役已经成为了国家的惯例。为什么亚述国王们这么喜爱战争呢?

只要一翻开亚述王国的历史,触目而是的全是国王们不断地对外扩张和征战的记载,让我们随便举几个看看:

公元前722年,萨尔贡二世即位为王。萨尔贡二世是一名因战功显赫而得到提升的下级军官。在他统治时期,亚述军队打败了以色列、埃及,镇压了埃及支持的叙利亚和腓尼基等地的起义。萨尔贡二世使亚述帝国进入了鼎盛时期。

辛那赫里布是萨尔贡二世的长子,他在位时力图扩大先父的战果。据史载,他的辉煌战果包括占领89座城镇、820个乡村,俘获7200匹马、11.1万头驴、8万头牛、80万只羊以及20.8万名俘虏。

亚述王伊萨尔哈东手中,亚述帝国达到其顶峰。公元前671年,伊萨尔哈东远征埃及,攻占孟斐斯城,使亚述成为地跨西亚、北非,版图几乎囊括整个西方文明世界的大帝国。

这些记载不外乎攻占了哪些地盘,如何扩大了帝国版图,有多少煊赫的战果之类。

有人说,亚述人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就是战争的艺术。考古发现,亚述时代留下的浮雕作品,几乎全是与军事有关。也许在亚述人的观念中,国家和军事几乎是个同义词,或者说,国家就是一架巨型的战争机器,维持一支庞大的军队和进行对外扩张是国家的首要任务,另外,亚述人还把这种战争看作是“神”的旨意,“神圣”的事业,亚述战争就是这“神圣”事业的突出表现。

公元前8世纪后,铁器普遍使用,成了亚述国王对外实行军事扩张的重要手段。铁制武器的使用使亚述人的扩张几乎具有战无不胜的威力。在亚述国王萨尔贡二世王宫的一个武器库里,就发现了近两百吨的铁制武器,有铁剑、弓箭、撞墙锤、战车、盾牌、盔甲等。统治者把国家建成了一个庞大的军事机器,常备军的规模大大超过了近东任何其他民族。

87ce3c0707796ecc14b2e51e81ceffae.jpg

其军队包括战车兵、骑兵、重装和轻装步兵、攻城部队、辎重队,甚至还包括工兵,是一支具有严密组织和高度协调能力的作战机器。作战时,根据战斗对象的不同,可以随时将这些兵种合理编组,发挥各自的威力。亚述人还习惯用急行军来争时间、抢速度,懂得使用各个击破的战略战术。

历史上公认的最早的骑兵也是出现在亚述王国,当时的骑兵大多是采用弓箭作为主要武器,战术也以骚扰诱敌,攻击侧翼为主,给主力部队提供有利的辅助。

经过几代亚述军队的征战,亚述逐渐摸索出来一套颇有讲究的战法。先是选择攻城目标,一旦选中,就会立即切断城市供给,敌人被围困成“瓮中之鳖”后,就开始正式的攻城了。攻城时先使用特制的撞墙锤,然后通过投掷器向城头的敌人猛烈射击。如果发生短兵相接,亚述士兵也早有准备。士兵们配备有皮制铠甲、盾牌以及长矛、弹弓、战斧、重头棍棒、剑和匕首等,每一个作战单位由50名士兵组成,由一名首领指挥,射手队有手持盾牌和长矛的士兵保护。

攻占城池之后,亚述士兵人城开始残酷的屠城行动。大多战俘和市民被残忍屠杀,城市内到处是尸体,血流成河。有人称亚述人为恐怖主义的始作俑者,因为亚述将士功劳的大小,往往以所斩敌人首级的多少为标准,对敌方高级将领的处置更为残忍:有割耳割鼻的,有断手断脚的,有五马分尸的,还有剥皮剐肉的,令人触目惊心,而且,这些酷刑的记载并不是骇人听闻的传说,而是亚述国王战功纪念碑上的记载。

在亚述人看来,这些都并非是残暴行径,而是武力的炫耀和张扬,是忠实符合战神的意愿。战争结束,亚述军队返回首都时,还要举行盛大的胜利游行,向战神阿舒尔报告胜利的消息。

亚述人为什么会成为这样一个崇尚武力的民族,国王们为什么竟然残酷地以战争为乐?

有人认为亚述作为一支出色的尚武民族,他们在种族上其实并不具有不同于其他的民族的特性,而是由于他们自己的特殊的地理环境迫使他们不得不大力发扬武力。他们的国土资源有限,又长期处于强酿环伺的生存挣扎环境之中,于是周围敌对民族的虎视眈眈,造就了他们好战的习性和侵略的野心。

e904a57e243c6f37384603ae14f3bb76.jpg

也有人从民族文化心理角度做了更进一步的解释:亚述国王崇尚武力,取杀戮为乐,是源自亚述对邻邦巴比伦的文化自卑心理,因为亚述王国的文字、文学乃至宗教、经济、法律各方面的制度和理念,通通都是从巴比伦那里搬过来的。

不过,这些仅仅是猜测。

本文来源:http://www.kvc13.com/tansuofaxian/479056/